推剧|《请回答1988》——生活的意义在于生活本

  这部剧内容很简单,《主要讲述了1988年在首尔市道峰区双门洞居住的五家人的故事,描绘温暖的亲情、邻里街坊小市民传统的爱情与友情的故事。

  双门洞五人帮:成德善(特工队)、金正焕(正八、狗)、成善宇、崔泽(围棋少年)、刘东龙(娃娃鱼)

  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永远不变的,而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能体会父母的不易和爱。这部剧里让我泪奔最多的不是里面的友情和爱情,而是无处不在的亲情。

  第一次泪奔是成宝拉参加示威游行要被警察局的人抓走时,妈妈李一花淋着雨跑出来和警察纠缠,撕心裂肺地试图为她脱罪,她说:我的女儿成宝拉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你知道我女儿是什么样的人吗,她在这一片学习是最好的,甩开有钱人家的孩子,她一直是第一,完全可以去首尔大学法律学院,就因为奖学金,把志愿改成师范专业,考上首尔大学,还拿了一年奖学金,她小时候的梦想是检察官、律师、法官,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学费,自己做主和老师说,改了志愿,你知道首尔大学吧,我们国家的精英才能考上的,她连课都没有补过,也没有请过家教,一下子就考上了,我女儿是这样的人,她高中毕业的时候可是作为学生代表,从校长那里领取了大奖,数学还是全国前十名”

  妈妈一直哭诉宝拉从小到大成绩优异体贴父母的所有行为,为的就是保护自己的女儿,因为她知道宝拉好不容易考上首尔大学,如果被抓走,整个人生都有污点,以后工作也不好找。先前执拗而死不认错的宝拉看到母亲的脚趾头还流着血,拼命把自己护在身后的样子,终于说出:对不起,我错了。这时候,宝拉才知道:比起她自己,她有更想守护的,那就是我,但当时我并不知道。人真正变强大,不是因为守护着自尊心,而是抛开自尊心的时候,所以妈妈很强大。”

  当宝拉被关进警察局,妈妈一直房间边守着,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女儿,手里还拿着一个香蕉,香蕉对于他们来说是很贵的,是孩子生病或者安慰孩子的时候才买的,宝拉犯了错进了警察局,此时的爸妈非但不骂她了,而是心疼地看着,手里提着一个珍贵的香蕉。

  而在警察局门口的宝拉爸爸忧愁地抽起了烟(其实他已经戒烟很久),此时,正焕爸爸和小泽爸爸赶来了,金社长说:她出来以后,要装作严肃的样子,让她跪下来认错。而宝拉爸爸说了句:为什么要骂她,为什么要装作严肃的样子来吓唬孩子,她没有做错什么。

  这就是爸妈,在你犯错的时候,会骂你,但当你真正受委屈或者出事的时候却是竭力维护你,会心疼你,会理解你,会不舍得骂你。

  善宇的爸爸过世了,妈妈善英带着他和妹妹珍珠靠抚恤金过日子,生活自然艰难。尖酸的婆婆来时仍对善英口出恶言,说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还靠自己儿子的抚恤金过着好日子,面对刻薄的婆婆,善英没有哭。

  善宇的外婆来看她的时候,为了让不让自己的妈妈担心,借来邻居的米、蜂窝煤、化妆品、衣服,装出过着好生活的样子,却终究被妈妈发现了自己穿破了不舍得扔的旧衣服,外婆走的时候偷偷留下了钱和信:这些钱请拿去为自己和孩子买点新衣服吧。善英终于在电话里嚎啕大哭。

  只是听到妈妈的一声:喂,善英啊;只是叫了一声:妈妈,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我们是不是也常常有这样的时候,在生病、受委屈、想妈妈的时候,打电话回家,说不出心里的难过,但只是听到妈妈的声音,叫上一声妈,眼泪就会扑簌簌地流下来。

  “听说神无法无处不在,所以创造了妈妈。即使到了妈妈的年龄,妈妈的妈妈仍然是妈妈的守护神。妈妈这个词,只是叫一叫,也觉得喉间哽咽。妈妈,最有力量的名字。”

  这就是亲情,为彼此着想,不希望对方为难,做什么都希望以对方的幸福为前提。父母子女间互相的体谅和爱大抵如此吧。

  初雪的夜里善宇终于向宝拉表白了,彼时宝拉有男友,只是将他当做弟弟,而善宇却一直等待着守候着,终于,宝拉答应在一起了,在胡同里偷偷约会的他们,在晚上11点后才见面,不管多晚都要等对方见面,给对方打电话直到睡着,后来宝拉因为要准备司法考试说出了分手。

  在胡同里,宝拉是孩子们都害怕的人,她脾气古怪暴躁,是家里的小魔王、最高权力者,动不动就打弟弟和妹妹,大家都有点害怕她,但善宇却说:我觉得她很可爱啊,一点都不怕她。最后也证明,虽然看起来冷漠凶巴巴的宝拉,内心里却是火热的。在善宇爸爸去世的时候,看到强忍着泪水的善宇,抱着他说:哭出来吧,没关系,失去爸爸是很难过的事情,可以哭出来。

  6年后,去相亲的宝拉,阴差阳错和善宇面对面坐着,她说:我想着会不会有1%的可能是你,但是听说外号是垃圾,啊,那1%的机会都没有了,然后我又想那就该寄托在别的1%上了,传到你的耳朵里吧,因为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系的同期,传到你的耳朵里吧,就算是1%的几率也好,如果你还喜欢我的话,也许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我是怀着这些期待出来的,听着像是疯话,我很想你

  终于,他们又在一起了,像6年前在胡同里一样偷偷约会,不常回家的她们,因为彼此而常常回家,然后,被父母发现后遭到反对的他们没有放弃,而是各自向父母表明心迹,希望和对方结婚,希望得到父母的同意。最后一集的婚礼上,众人皆泪目了。

  阿泽的房间是他们最常聚首的小天地,他们在房间里一起看电视、看录像、听歌、跳舞、看书、吃拉面、大通铺睡觉

  剧的开始就是德善推开门,四个小伙伴席地而坐等她一起看《英雄本色》,剧的最后也是德善推开门,看见四个小伙伴坐在地上,他们回头问:来啦,怎么这么晚,电影都开始了。

  学习不好但是人很善良的德善,家里常常被忽视的老二,从一开始暗恋善宇,到以为正焕喜欢她而刻意地制造相遇时刻,直到后来娃娃鱼对他说:重要的不是谁喜欢你,而是你自己喜欢谁,到最后,终于发现自己一直在意着小泽;学习一直很好很乖体贴母亲爱护妹妹的善宇,喜欢宝拉并勇敢表白的善宇;看似冷漠内心却常常为别人留意着,默默地关心着别人的正焕,为朋友出气出力的正焕;学习不好但是很有舞蹈天分的东龙,能收集到各种小说黄色碟片,最后开了餐饮店的东龙;具有天赋的围棋少年阿泽,看似木讷却能够为他人着想,有了目的就一定会达到的他,既能守护爱情也能守护友谊的很有礼貌的阿泽

  无论何时,只要五个人能聚在一起,就会在阿泽的房间里度过开心欢乐的时光,大冬天里盖着一床被子,趴在地上听广播的他们,时常放屁熏死众人的东龙这大概就是最简单而美好的友谊吧。

  胜负欲很强的阿泽,有一次比赛输了,大人们都小心翼翼地不去提起,回到自己的房间,小伙伴们一个个来了,正焕说:哎呦,听说你这次输惨了啊,小区脸都丢光了,还怎么出去混啊。喂,现在是该笑的时候吗?开骂啊,倒不如开骂啊,你瞧好了,这样,这该死的XXX。在他们故意挖苦阿泽的时候,教他骂人宣泄负面情绪的时候,阿泽才终于摆脱了失败的不佳情绪,笑了起来。

  这就是朋友啊,别人都怕触碰你的伤口小心翼翼却无法让你从坏情绪中走出来,而朋友们几句玩笑话就能击溃心中的不快,让自己重获笑颜。

  在善宇被学校混混欺负索要善宇爸爸留下的遗物时,正焕毫不犹豫地一拳过去打倒了那个欺负善宇的混混:“嘴长脸上了就他妈乱说话啊,好好他妈说话”,而之前他被这个混混讹钱并拿走他新买的鞋子,他都没有还手。他就是自己可以受委屈,却不容忍朋友被欺负的正焕。

  最后一集随着镜头切回荒乱的胡同,一切都不似从前,而当镜头再次回到小泽房间门口,德善还是穿着一开始的那件粉色衣服,她含泪推开门,却看到四个小伙伴坐在地上,回头笑着看她说:“怎么了,德善,又被宝拉姐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