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广播丨党的优秀地下交通员——吴胜令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胶东大地上有这样一个人,常常在山间小路上奔走着,为党传送着重要情报。在漆黑的夜里,她翻越重山,蹚过冰河,把传单贴到了敌人“心脏”。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她撕破夹袄作绷带,拖着伤腿救伤员,这个人是谁呢? 她就是吴胜令。

  吴胜令17岁出嫁到孙家洼村,1936年四儿子、五儿子相继饿死,吴胜令抱着儿子骨瘦如柴的尸体,愤愤地想:这是什么世道!种田的饿肚子,盖房的睡牛棚,穷人啥时候能有个出头的日子!

  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群众运动,在沉睡几千年的中国大地上爆发了!1938年,抗日的烈火燃到了栖霞大地,1939年秋,吴胜令加入了以佛教会作掩护的党的地下外围组织。她积极协助党开展地下工作,先后动员了自己娘家的两个姐姐、4个侄子等人参加地下工作。

  1940年,吴胜令当选为栖霞县抗日民主政府参议员。为配合八路军反“扫荡”,她把两个未满10岁的孩子撇在家中,肩负起散发传单的任务。她白天到市集人多的地方散发,晚上到各村张贴,一宿步行近20公里路,有时甚至把传单贴进敌人的据点,搞得敌人惊恐不安。一个隆冬的深夜,吴胜令到北照村贴传单,刚进村狗就叫起来,她赶紧脱下木底鞋,光着脚把传单贴满大街小巷。脚冻木了,她全然不顾,过河时脚被刺破,鲜血直流,她咬着牙,用裹腿带绑紧伤口,坚持把剩下的传单贴完。

  1941年春,吴胜令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她不仅是优秀的宣传员,还担任了我党的地下交通员,负责栖霞、莱阳、招远一线的情报工作,她的家也成了党的秘密联络站。吴胜令多次化装成走亲戚的、要饭的,到几十里外的村庄送情报,穿过道道封锁线,机智勇敢地完成党的任务。

  1941年7月的一大清早,上级党组又送来一份重要情报,要求马上交给栾家店的党组织。吴胜令接到任务后,立刻把情报藏在鞋帮子里,扮成走亲戚的,挎上篮子出了门。从孙家洼到栾家店有8里路,大路上敌人据点林立,封锁森严。她只好走小路,到了八甲府村南一块高地上,她警惕地四下一望,突然发现远处有两个伪军正跟踪而来,真是冤家路窄!脚下是一块平地无处藏身,怎么办?“先藏情报要紧!”吴胜令急忙跑到一块地堰下,取出情报,快速藏在发簪子里。这一切只发生在一刹那,那俩家伙还没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已抽出了匣子枪。糟了,遇上恶魔了!吴胜令一边走,一边想着甩开敌人的办法。突然,她发现路旁的坟地里有一座新坟,便急中生智,抬脚朝新坟奔去。到了坟前,放下篮子,摆出鸡蛋,坐下就边哭边偷偷看着敌人有没有跟上来。那两个伪军老远一看是个哭坟的,便放慢了脚步,没发现什么疑点,嘀咕了一阵,便向南照村走去。瞅着敌人走远了,吴胜令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急忙收篮子上了路。边走边想起刚才演的那场戏,禁不住笑了起来。就这样,吴胜令巧骗了敌人,把情报安全及时地送到了联络站。

  胶东革命纪念馆讲解员张书蒸在第十四届全省读书朗诵大赛现场讲述吴胜令的故事

  1947年,大儿子郭守全在战斗中牺牲,二儿子郭守仙受重伤住院,她强忍悲痛对部队首长说:“守全是我生的,是党把他培养成人,他为党为国家牺牲,为咱老百姓牺牲,值得!”新中国建立后,吴胜令响应党的号召,带领20户农民率先成立九区第一个初级社。她多次当选为党代会、人代会代表,花甲之年还亲临各地作报告,以她的亲身经历,对青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1985年8月,吴胜令在蓬莱县东关村病逝。

  胶东革命纪念馆免费向社会开放啦!听了小编的介绍,你是不是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想要去胶东革命纪念馆参观了呢?小编友情提醒,出门时一定要带上自己的证件哟~市民可凭身份证、学生证、军官证等有效证件进馆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