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勇敢做自己不想被定义

  对于很多80后和90后群体来说,李宇春的名字是如雷贯耳、路人皆知。出道以来,她的人气一直高涨,她那标志性的面孔与装扮,经常出现在各大电视台的春晚和王牌综艺节目上。登杂志封面和上报纸头条对她而言,也好像就是家常便饭。

  最近,李宇春发行了新单曲《一而再再而三地喜欢你》,再一次不出意外地“喜提热搜”,在社交平台上引发了广大粉丝和吃瓜群众的转发和热议。

  张爱玲曾说:“出名要趁早”。想当年,21岁的李宇春在那个轰动全国的选秀比赛中“PK”掉了成千上万个竞争对手,在“玉米”粉丝的强势应援之下,顺利夺冠。从此李宇春被称为“中国首个民选偶像”,登上了美国的《时代周刊》。她那中性的形象与人设,拓展了公众对于“女明星”温婉贤淑的想象,重新定义了新时代女性偶像的标杆。

  李宇春的出道、出名和出圈,引起了偶像制造业中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很多趋向于保守思想的观众都无法理解,为何这样一位非传统意义上的“美女”,能够获得声势如此浩大的支持与拥戴。对于这些思想守旧的人而言:“女性就该有女性的样子”。而李宇春身上那股独立自主的干劲和潇洒酷帅的英气,显然不在他们理想中的“女性的样子”的范畴之内。

  于是,在出道初期的时候,网络上对于李宇春有过很多空穴来风的谣言和不够客观的“批评意见”,甚至有人“怀疑”她的性取向,对她进行言语暴力和人身攻击。面对那些针对自己的、不同的声音,李宇春没有选择轻易妥协和屈服,而是依然秉持初心,勇敢地做自己。

  这些年来,当同龄的女明星都逐渐转型,往成熟性感风上打扮的时候。她依然留着一头假小子式的短发,穿的衣服也是故意消磨性别特征的中性装。当周围的人都建议她在镜头前妩媚一点和可爱一点时候,她依然保持着自己独特的个性、不随波逐流。

  一个人要想收获多大的赞美,就要承受多大的赞美。李宇春因为自己独特的形象和个性被少部分人所反感和非议。但是李宇春当初之所以能从激烈的选秀竞争中脱颖而出,她的人气之所以能长盛不衰,就在于她有个性,她的人设在目前的演艺界具备“稀缺性”,因此很难找到“替代品”。李宇春没有陷落于社会对于女性的普遍认知,而是勇敢地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李宇春对于个性的追求和对于自我的坚守,让我想起了著名的“竹林七贤”和他们所代表的魏晋风骨。“七贤”中的阮籍,个性放荡不羁,经常宽衣解带地在大白天喝酒,而且还喝得酩酊大醉。他宁可“穷途而哭”,抱琴而死。当周围的朋友都好心地劝他稍微改变一下个性的时候,他还是选择坚守自我、秉持初心,宁折不弯。

  然而历史的有趣之处在于,千百年后的人们都早已忘记了魏晋时代那些主动迎合当时主流价值的聪明人,却偏偏都记住了那个特立独行、棱角锋芒的愣头青。

  中国有一句俗语,虎父无犬子。虽然阮籍的儿子在历史上“泯然众人矣”。但是阮籍的侄子阮咸却相当有名。他同阮籍一样,位列竹林七贤的名单。和他那位著名的叔叔阮籍一样,阮咸也是一位个性鲜明又坚持自我的人。同时代的文人山涛曾公开称赞阮咸为:“清真寡欲,万物不能移也”。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阮咸是一位技艺高超的音乐天才,尤其擅长于弹拨弦乐。如今,中华民族传统乐器中的阮,就是以阮咸的姓氏命名的。在以诗书文墨为风雅正宗的古代中国,痴迷于“非主流”的乐器并且不畏强权、始终坚持自己对于礼乐文化的独特见解,这也可以从侧面看出阮咸对于个性的追求和对于自我的坚守了。

  也许对于个性太过鲜明的人来说,“做自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在成为自己的道路上,我们会遇到很多人的不理解、劝阻甚至嘲讽,但只要我们勇敢做自己,就总会迎来柳暗花明的一天。

  我们的人生应该由我们自己去定义,不要让他人的意见左右自己的人生。就好像如今早已功成名就的李宇春在电视采访中所说的那样:人生在世,比起别人的评价,活出自己的样子最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