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向阳:增强新时代的斗争艺术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们党不仅肩负着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而且承担着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使命,更担负着为世界谋大同的责任,实现这“三为三谋”,必然要进行艰苦卓绝的伟大斗争。赢得斗争胜利,一方面要发扬“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斗争精神,另一方面还要增强斗争艺术。2019年9月3日,习总书记在2019年秋季学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的重要讲话中强调指出了我们要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艺术。他提出很多重要论断,比如:胜利实现我们党确定的目标任务,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斗争是一门艺术,要善于斗争;要注重策略方法,讲求斗争艺术。这些论断是指导我们赢得伟大斗争胜利的理论指导,需要我们深入把握和深刻理解。

  当前我们正在进行许多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诸如反腐败斗争、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党内思想斗争、同歪风邪气的斗争、同贸易保护主义的斗争、与破坏法治作斗争、军事领域的斗争、反分裂斗争、打击“三股势力”斗争、同自然灾害的斗争等等,这些斗争都需要我们有高超的艺术。必须认识到当前我们面对的各种斗争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并联式和串联式交叉存在的,经济斗争中有政治斗争,文化斗争中有经济斗争,国内斗争中有国际斗争。问题盘根错节、错综复杂,有的像毛线团一样毫无头绪、有的像针眼一样细之又细,问题的复杂性、矛盾的交叉性、斗争任务的艰巨性不言而喻。形势越是复杂,越要求我们各级党员干部在认清斗争性质和特征的基础上敢于斗争、善于斗争,讲究斗争的艺术。新时代的斗争有其特殊性、复杂性,主要表现为:斗争的综合性,每一个重大斗争都往往是多种因素相互交织的产物,各种力量都相互角逐,各种社会群体都在发声;斗争的严峻性,一些斗争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兴衰成败;斗争的直接性,斗争是针锋相对的,是针尖对麦芒,是直接利益的冲突,回旋余地很小。这样的斗争需要艺术,需要辩证法。在进行斗争时,既要敢于碰硬又要循序渐进,因为这是事关核心利益的冲突,来不得半点马虎和软弱的态度,当然还要注意进程,不要总想着毕其功于一役,重要领域的斗争经常是一个斗争接着一个斗争;既要看到局部又要着眼整体,一些斗争是整体发展中的局部斗争,因此要站在战略层面谋划斗争;既要解决当前的问题又要科学预判发展的未来走势,要做到习总书记所说的“有草摇叶响知鹿过、松风一起知虎来、一叶易色而知天下秋的见微知著能力,对潜在的风险有科学预判,知道风险在哪里,表现形式是什么,发展趋势会怎样”。掌握“斗争的辩证法”,对于必须打赢的斗争,对于事关党和人民前途命运的斗争,要找准斗争对象的阿喀琉斯之踵,一招击中要害,赢得斗争的胜利。

  马克思主义是在斗争中发展起来的,人也是在斗争中成长壮大起来的。马克思主义产生和发展、社会主义国家诞生和发展的历程始终充满着斗争的艰辛,500多年的世界社会主义历程和170多年的科学社会主义历程生动地展现了这一点。毫无疑问,我们所说的斗争艺术是带有鲜明马克思主义辩证思维和战略思维的艺术。新时代的斗争艺术就是习总书记讲的“三统一”,即坚持增强忧患意识和保持战略定力相统一、坚持战略判断和战术决断相统一、坚持斗争过程和斗争实效相统一。这“三统一”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要求。

  首先,坚持增强忧患意识和保持战略定力相统一。增强斗争艺术就要树立忧患意识,因为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进入各种风险挑战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的时期,面临的重大斗争会相当多,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国防和军队建设、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党的建设等方面都有,而且越来越复杂。没有忧患意识、风险意识,总觉着天下太平,可以高枕无忧,那就不会有斗争意识,更不会去磨练斗争艺术。当然,增强忧患意识也不能天天忧心忡忡,总感觉天要塌下来,前途一片黯淡。要克服这种状态,就要增强战略定力,增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定力,相信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总趋势,是谁也无法改变的总方向;要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定力,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

  其次,坚持战略判断和战术决断相统一。斗争能不能进行得好,一个基本前提就是战略判断准不准。战略判断不准,斗争就是毫无目的的乱斗。在抗战时期,同志准确地把握了中国抗日战争的性质,认为抗日战争不是任何别的战争,乃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和帝国主义的日本之间进行的一场决死的战争。根据这一战略判断,他科学地预见了抗日战争将经历三个阶段,强调战争的胜利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因此,对日本帝国主义斗争的根本方式就是全民抗战。有了科学的战略判断,就需要细致的战术决断,包括斗争的手段、方式,要敢于作出决定、敢于拍板。

  再次,坚持斗争过程和斗争实效相统一。要注意斗争过程,认真研究和分析斗争的时间特性,是长时间段的斗争还是短时间内的斗争,是过程复杂的斗争还是相对比较简单的斗争,了解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如果不了解,一个过程复杂的斗争被简单化了,就会带来负面问题。当然,注重过程不是为过程而过程,而是最终为了取得成效。因此,注重斗争的实效是最为重要的。进行斗争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取得斗争的实实在在的效果,不能过程轰轰烈烈,而效果平平淡淡。

  首先,要抓主要矛盾、抓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抓住这两个方面,斗争才能有针对性,才能有成效。例如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方面进行斗争,就要抓住守正创新这一关键,切实解决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以及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等问题。在治理生态环境方面进行斗争,就要抓住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这一根本,打赢蓝天保卫战,要以空气质量明显改善为刚性要求,基本消除重污染天气,还老百姓蓝天白云、繁星闪烁;要深入实施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保障饮用水安全,基本消灭城市黑臭水体,还给老百姓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景象。

  其次,坚持有理有利有节。斗争是有理的,强调斗争不是毫无理论支撑的胡斗、乱斗,而是建立在科学理论基础之上的,是用马克思主义特别是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进行的。有利,就是要通过斗争,把不利因素转化为有利因素,把风险化为机遇。有节,也就是有步骤的,有节奏的,不会四面出击,更不要盲目出击。

  再次,合理选择斗争方式、把握斗争火候。斗争的方式取决于斗争的对象和斗争的内容,斗争既要有和风细雨式的斗争,也要有疾风暴雨式的斗争;既要有思想教育谈心式的斗争,也要有运用纪律约束进行的斗争。

  最后,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在策略问题上灵活机动。进行斗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要坚持原则,在原则上决不能做交易、打折扣。但这绝不意味着斗争就是死板的、没有灵活性的。斗争要取得预期的效果,往往需要一定的灵活性。这里的灵活性是把原则的要求与具体情况结合起来,是用多样化的方式体现原则的主要精神,而不是放弃原则。

  习总书记强调:领导干部不论在哪个岗位、担任什么职务,都要勇于担当、攻坚克难,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培养和保持顽强的斗争精神、坚韧的斗争意志、高超的斗争本领。我们要按照总书记的这一要求,锤炼自己的斗争艺术,使我们能够无论是在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中,还是在卷起千堆雪的狂浪中,抑或是在惊回头的回头浪中,都能闲庭信步。